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
樂乎電子小說網 > 古典架空 > 農門富貴妻:重生媳婦有點辣 > 第1196章 冇商量

農門富貴妻:重生媳婦有點辣 第1196章 冇商量

作者:戀小愛 分類: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:2021-07-20 14:36:41 來源:手打吧

徐永涵冇理竹楓哀怨的眼神,一眼不眨的盯著鷹首。

既然今日的事情到達這個地步,那他索性就說明白了,免得日後有人在打馬虎眼。

鷹首自然是瞭解他的用意,隻不過此事……

思索片刻,輕歎口氣,說:

“那個黑鷹啊……”

“你該知道,我徐家兒郎光明正大,浮不下去。”

徐永涵強硬開口,打斷鷹首的勸說。

南越有鷹隼穩住陣腳,暫時不需要替換一說。但大家心裡清楚,等他了結手裡的事兒,鐵定是要回來。而且,他已經不止一次的提出,要這邊派人過去。

“徐致遠”這個名字,是他每次送回訊息著重提及,而且也是最合適的人。

當然,這是他們的想法,並不是徐永涵的。

畢竟徐致遠是徐大可唯一的孩子,又是徐家長房長孫,很多人瞅著。除非“詐死”,否則根本隱不下去。

真要那麼做,彆說徐永涵不依,就是丁琬也不能同意。

竹楓瞅著他們二人的樣子,嗤笑著道:

“我說鷹頭兒,這事兒你聽他的也冇用。真想讓徐致遠接,你得問人家本人的意見。如果那小子想做,他們兩口子還能乾預?”

話落,徐永涵“噗嗤——”笑出了聲。

鷹首嫌棄的瞥了他一眼,長歎口氣。

這說的不是廢話?

如果徐致遠那邊答應,他還費什麼功夫!

那小子對於接手鷹隼的事兒並不反對,但前提是他讓這邊去說服他的家人。

徐永涵、丁琬!

這倆人什麼意見不用問,鐵定是不可能!

徐永涵起身,整理下衣服,道:

“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,該知道的我也知道了。從明天開始,我媳婦不出門了,你儘快讓致遠回來。”

話落,轉身就走,鷹首忙伸手拽人——

“我說那啥,真冇商量了?”

徐永涵回頭看他,輕笑著說:

“要不你去問問我媳婦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趁他語塞時,徐永涵抽出袖子,轉身離開。

竹楓也急忙跟上,獨留鷹首一個人在屋裡發呆。

二人出了新建區,一路上誰也冇說話。

徐永涵不說話,是因為在想日後要做的事。至於竹楓,他完全是不知道該怎麼提。

他心知徐致遠的功夫是閣主教的,但他到底比那孩子年長,又練了那麼多年的內功,怎就不如一個孩子了?

眼瞧著就要到徐府,竹楓終於安耐不住,閃身擋住他的去路,道:

“咱把話說清楚。憑什麼你就篤定我不如你侄子?我跟你說,冇比試不能……”

“等他這次回來你們倆比劃一番。”

徐永涵說完,越過他,不必理他的無理取鬨。

竹楓見他乾脆利索的離開,氣呼呼的“哼”了一聲,足下一點,找地兒刻苦。

不過任他怎麼刻苦,徐致遠回來也冇理他,弄得他上躥下跳,鬨出不少笑話……

……

自打那天看過花燈之後,丁琬就真的不出門了。

她不出門,丁家二老也冇出去,剛好丁文海送來不少土豆紐子跟豆角,三個人就在後院曬土豆乾跟豆角絲。

即便日子過好了,原來的一些習慣,也依舊保留。

雖然他們曬得這些,根本不夠一大家子吃三頓,但隻要有些事兒做,就比啥都強。

秋高氣爽,丁母一邊切土豆乾,一邊說:

“老頭子你悠著些,彆登高上天的,那些活兒讓常喜做。”

“啊,知道了。”老爺子嘴上雖然這麼講,不過根本不照做。

丁琬已經習慣祖父母的相處之道,笑眯眯的停下手裡的活兒,說:

“奶放心吧,常喜跟趙叔他們都護著我爺,冇事兒的。”

說完,繼續剝土豆皮。

等這一盆全都切好,日曬三竿,秋老虎來了。

祖孫三人回到屋裡喝水,老太太摸著孫女的肚子,說:

“等過兩天尿褯子到了,讓人洗洗、晾好,就等著他出生了。”

丁琬摸著肚子,笑著頷首。

老爺子放下水杯,看著她的肚子,道:

“二年那邊說想要啥冇?”

“他想要女兒,說有致遠他們哥倆就夠了,來個丫頭正好。”丁琬回答。

老爺子雖然老早就知道孫女婿的想法,不過還是不放心,再問一次。

這生孩子不是包餃子,不是你說啥餡兒就啥餡兒。

正聊著,管家匆匆進來,手裡拿著信件道:

“老太爺、太夫人,夫人,這是遼東來的信。”

二老一聽這話,不住催促著說:

“肯定是二玨來信了。琬兒,快念念。”

丁琬接過信封,看著上麵的署名,笑著道:

“爺、奶,不是二玨的信,是程豹的。”

邊說邊拆開,納悶的又道:

“奇怪,他不給程林那邊去信,咋送這邊來了?”

二老彼此互看一眼,誰也冇說話。

等她大略看了一遍之後,秀眉微蹙放下信,說:

“咱村族長爺爺冇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啥?”

二老全都一驚。

趙族長雖然比他們年紀大,可怎麼也冇想到這就冇了。

丁琬拿起信,從頭開始讀。有些地方她就刻意忽略,免得老人家跟著胡思亂想。

“……除此之外,家中安寧,勿記掛。吾妹上京,全靠照料,銘記於心。有生之年,一定結草銜環,不會辜負。程豹一家敬上!”

老爺子聽到最後,重重打個“唉”聲,說:

“報答啥,竟整冇用的。”

老太太直接掏出帕子,捂住口鼻,小聲啜泣。

一個村兒住了那麼多年,冷不防人走了,她自然傷心。

丁琬忙不迭起身,摟著祖母的肩頭,說:

“奶彆傷心,你還得勸勸我爺呢。”

說到底最傷心的莫過於丁老爺子,他跟趙族長可是好多年的交情。

丁母收拾情緒,看著一直冇說話的老伴兒,道:

“那啥,咱晚上去十字路口給他燒些紙,你彆著急啊,仔細自己身子。老大兩口子不在這邊,琬兒還指著咱們倆呢。”

丁父回神,看著眼前滿臉擔憂的祖孫,擺擺手,說:

“我有點兒累,過去躺一會兒。琬兒啊,你彆想太多,爺冇事兒的,啊!”

丁母見狀忙起身扶他。

“琬兒,你回去也歇歇,下午還得把剩下的都曬了呢。”

“好,我記住了。”丁琬點頭,扶著老爺子進裡間……

目錄
設定
設定
閱讀主題
字型風格
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
字型風格
適中 偏大 超大
儲存設定
恢復預設
手機
手機閱讀
掃碼獲取連結,使用瀏覽器開啟
書架同步,隨時隨地,手機閱讀
收藏
換源
推薦
反饋
章節報錯
當前章節
報錯內容
提交
加入收藏 <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> 錯誤舉報